郏县76岁“好婶娘”“42+”年照顾智障侄儿

  他,4岁丧母,在婶娘42年关爱下,如今年近半百,每天健健康康生活着,但他连开个家门锁都不会。

  她,今年76岁,亲生子女多次让她进城生活,她却执意居住在农村。因为,她舍不得不是她亲生、却需要她去照顾的侄儿。

  她就是郏县安良镇朱洼村王凤老人,而他就是42年来,在婶娘悉心呵护下,已是46岁的患有先天性三级智力障碍者朱云峰。

  11月21日,记者慕名前往贫困村朱洼村,采访这位诠释人间大爱的郏县好人。

  在王凤老人家门外,一个中年男子独自静坐在石板上,看有陌生来人,无任何表情,也不打招呼。

  平顶山市干部学校学生科长、驻朱洼村白卫星蹲下身子,拉住中年男子的手说:“云峰,大伙儿来看你了,给大伙儿打声招呼。”男子争开被人拉住的手,站起来,一句话不说的走开了。

  “这就是朱云峰,是个贫困户,每天啥话不说,瞌睡了,倒地就睡。饥饿了,就跑屋里拿个馍吃。遇到冬天,有时还尿床。”朱洼村脱贫帮扶责任单位郏县环保局主任科员张春强说。

  谈话中,一位身体稍胖、头发斑白的老人从北屋里走出来。提起抚养侄儿朱云峰的事,老人满眼泪花。

  1976年,朱云峰父母先后因病去世,撇下年仅4岁的朱云峰和年仅半岁的弟弟及6岁的哥哥朱某生。

  王凤生有两男一女,身为朱家二媳妇的她,看到无依无靠的三个侄儿,毫不犹豫承担起抚养三个侄儿的重担。半年后,朱云峰弟弟被外婆抱走收养,朱云峰和朱某生便跟着婶娘和叔父生活。

  “40年前,农村条件差。要抚养5个孩子吃饭穿衣,做的难三天三夜说不完。”王凤含着泪说,最让俺伤心的是,俺把某生侄儿抚养到20岁时,他不辞而别离开家里,至今没一点消息。

  “没有,他若离开就活不到今天。3岁时,俺发现他脑子不正常,后来带他到医院检查,医生说是先天性智障,不好治。如今,他只知道饿了找饭吃,连开个家门锁都开不会。”

  薛慧丽含着泪说:“如今,俺家和哥哥家都在县城住100多平方米的房子,生活在许昌的姐姐家里也可以,我们多次劝俺娘去县城住,俺娘就是不去。她说,我不能撇下你云峰哥不管。”

  “三年前俺在家居住,那年冬天,俺坐月子,丈夫在外打工,俺娘既要照顾我,还要为云峰哥做饭洗衣。有天中午,天下着雪,俺娘把饭端给俺后,又到街上找云峰哥吃饭。俺娘越喊他,他就越朝远处跑,俺娘就跑着追她,由于路滑,俺娘摔倒在地,云峰哥却在远处笑着,也不过来搀扶俺娘。后经医院检查,俺娘右手腕骨折。”薛慧丽说。

  王凤的邻居陈香老人说,这老太婆全心都在他侄子身上,对侄子付出的比对她亲生的孩子都多。去年夏天,王凤和老伴儿去娘家为娘家哥过生日,临走时特别告诉我,让我中午照顾好云峰吃饭。中午过后,天下大雨,我想这老俩口估计回不来了。可到傍晚时,王凤娘家侄儿开个摩的冒雨把他们送回来。我说,下这么大雨,你回来干啥?她说,云峰在家,我放心不下。

  “也曾提过让他去敬老院,每当提起这事,他就不吃饭、不睡觉。说实话,孩子要是真去了,正版资料大全,俺就像丢了魂一样。40多年了,每天能看到他,俺才放心。”王凤说。

  在朱云峰的卧室,床头放着一块木板和一个枕头,床上两个干净的棉被凌乱放着。王凤走到床前说:“您看,给他放个枕头,他不枕,却枕个木头板。两个被子总是盖一个,遇到冷天,俺总是等他睡着了,再来他屋里给他蒙个被子。”

  对于今后的生活,王凤说,以前,有老伴儿俺俩照顾他,今年初,老伴儿去世,如今家里只剩下云峰和我,我能爬动一天就照顾他一天,如果有天我闭上眼睛,只好让政府把他送到敬老院里。

  离开老人家里,一种说不出的情绪涌上心头:母爱是人世间最伟大的爱,而降临到朱云峰身上的婶娘之爱,比母爱更伟大。(郏县县委宣传部 宁建鹏)

  中原熟天下足。河南常年种小麦8000万亩以上,产量占全国的1/4,与小麦相关的规模以上企业1700多家。然而,一个问题始终困扰河南,怎么既保粮食稳产,又促农民增收?……

  欧洲快消品牌Zara最新款服装头天凌晨落地郑州机场,第二天清晨便可以摆在北京、上海等一线城市的货架上。一件服装,见证了“郑州速度”,也描绘出郑州“站位大枢纽、放开大胸襟”的全球格局……